Carpo 共乘

Carpo共乘,坐享其乘。 http://carpo.co


發表留言

駛(台語)chology 開車與心理學(二)大腦裡的測速槍

專欄小作家:葉摸蝦

 

感覺對了我要出發,用我自己的步伐~
......
放開一切體會變化,是否就是情緒化~
        ---------------------------------超快感<孫燕姿2000>

測速槍大叔

在世界各地的青少棒比賽總能見到場邊坐著幾位大叔,手裡握著一把怪儀器對準場上的投手,還時不時念念有詞外加高聲驚呼。

這些大叔可不是從霍格華茲來念咒施法的巫師喔!他們都是來自各個職棒聯盟的球探,要利用手中的那把「測速槍」,尋找具備驚人球速的怪力小將!

 

你知道我們的腦中,也都藏了把測速槍嗎?

只是……這把槍可能沒那麼可靠……

 

相信大家都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出發去一個不那麼熟悉的地方感到路途遙遠,回程卻覺得快多了!明明是同一條路、同樣的速度,為何時間感受大相逕庭?

 

過去普遍認為,回程時對路途已經比去程時更為熟悉,而這樣的熟悉感讓我們覺得同樣一段路程似乎變近了,但荷蘭蒂爾堡大學的心理系教授Niels van de Ven(2011)則認為這樣的差異來自於我們對去回程所需花費時間的期望差距,怎麼說呢?

對於第一次去的陌生旅途我們通常會低估需要的旅行時間,門檻拉高的情況下使我們走完全程常感覺花費了比預期更多的時間,而回程時受到去程感受的影響,我們會預期路程很長,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覺得實際的路程較預期要短。不管原因揪~竟是如何,這樣的現象都證明了個人對於同樣速度、路程可能產生不同的時間感。

speedlimit25

photo by the paegan on Flickr

除了個人以外,不同人對時間的感受也存在著極大的個體差異:有人開車時速動輒破百卻絲毫無感,在相同的速度下有人卻連要抓穩方向盤都很困難;閉上眼睛,有人能夠準確地在心中計算秒數,有人卻是差得離譜。縱然大腦解讀的速度感有所不同,這些知覺皆是我們從外界環境得到的線索和過去經驗交互作用下的產物,這些環境線索也許是快速移動的街景、也許是呼嘯的風聲、又或者是交通工具加速時在我們身上施加的壓力感。因著這樣的認知特性,只要在環境中動些小手腳就能夠對人的速度感產生巨大影響,甚至改變行為!

 

不知大家是否曾注意過高速公路收費站前的路面減速標線呢?為了讓駕駛人在進站前能確實大幅度地降低速度,這些減速標線的排列越接近收費站就越緊密(見圖示),駕駛感受到的跳動及聲響也越密集,運用一點巧思以強烈的生理刺激提醒駕駛車速要趕緊降低了,厲害吧!

減速標線

在日本也出現一項聰明的設計─「會唱歌的道路」!

「會唱歌的道路?!有可能嗎?」

看看下方的影片:

 

很酷吧!大家有注意到影片中路面上的一道道橫紋溝槽嗎?當車輪壓過一道道溝槽時便產生了音高(頻率),而這些音高則取決於溝槽排列的密度,在工程師的精心設計下,只要汽車維持在路段的限速四十公里,就可以讓道路演奏出具旋律的歌曲了(雖然音色有點@&*$%##…)!這樣有趣的回饋,誰不願意乖乖地保持速限呢?

除了邊玩Candy Crush邊開車可能為駕駛帶來危險之外,大家都知道十次車禍九次快,為了對付人腦內不靈光的測速槍,許多科學家及設計師們都努力地透過改變道路、環境……等等,幫助人們產生較一致的速度感知,維護交通安全,畢竟……「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永遠是人們外出的最高指導原則阿!

 

Ven, N., Rijswijk, L., & Roy, M. The return trip effect: Why the return trip often seems to take less time. Psychonomic Bulletin & Review, 18(5), 827-832.

 

 

 



廣告


2 則迴響

開車的心理學(一)開車Candy Crush,迎接Car Crash

(撰文小記者:葉摸蝦)

什麼拉!標題一堆caca crcr….的,到底是要說什麼?

Image

(圖片來源:http://goo.gl/V5Op8)

哎呀~實在是因為Candy Crush紅到極點,舉凡銀行醫院公車捷運斑馬線,只要看得到人的地方都聽得到sweet~ divine~的聲音此起彼落,對通勤族來說更是打發上下班時間的絕佳選擇,不過…開車的你可要當心了!別以為塞車時走走停停滑個幾下沒啥大不了,Candy Crush可能會送你個可怕的Car Crash!

開車要專心是老生常談,但鮮有人知道我們的注意力揪竟多~有限,以下是一部關於選擇性注意的測試影片(Simon & Chabrist),請你仔細計算「白」色衣服的隊伍總共傳了「幾次」籃球?

由影片可知,我們多麼高估了自己對於周邊環境的警覺性,然而,這其實是演化下必然的結果,人類的注意力就像是一堆有限的資源,這些資源會分配給我們當下做的事情,某件事情越不熟悉或越複雜,需要使用到的注意力資源就越多,能夠處理其他資訊的資源也就越少。因此為了能夠有效率地生存,我們的大腦會自動也必須選擇性地忽略掉不重要的外來資訊並且把大量的注意力資源運用在重要的事情上。

回到玩Candy Crush這件事,要想辦法消掉所有的果凍或是避免炸彈不爆炸顯然是個需要專心的工作,因此,在大量注意力資源被占用的情況下,你很難同時做其他需要花費注意力的事情,例如開車,畢竟…這並不是個我們能夠不花注意力便能自動化處理的行為。

那…駕駛在塞車時停下來總可以玩吧?小心!作業轉換也是另一項耗費注意力的行為,在每一次遊戲與開車之間切換都會產生注意力耗損,況且在道路上大多的提示或突發狀況皆仰賴視覺,當視線擺在手機螢幕上,周邊發生的事情更容易被我們給忽略。因此,即便是老練的駕駛想在走走停停的塞車陣中邊玩邊開車都十分危險!

當然,Candy Crush只是一種例子。任何容易分散駕駛注意力的行為都是不該出現的,現今立法也已禁止駕駛們在開車途中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手持講電話。

上下班真的很無聊嗎?不如找個共乘夥伴吧!只要不是講些太耗腦力的宇宙哲學,打打屁聊聊天不僅不會耗太多注意力,還可解悶提神喔!

 

———————————-

快到 Carpo共乘 交朋友吧!